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常见问题| 繁體中文

努力锻炼报祖恩

努力锻炼报祖恩

 

《禅门锻炼说》是柏林寺方丈室常年结缘的一本书,所以自己在当行者的时候就看了好几遍。但是,当时自己对佛教的一切都不了解,只是对书中的情景十分向往。现在,自己粗略地知道了一些修行的套路,对书中的指导意义有深刻的理解和认可,所以《禅门锻炼说》成了自己离不开的一本修行指导书。

《禅门锻炼说》的作者晦山戒显祖师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位祖师,他的:“久废不可速成,积弊不可顿除,优游不可久恋,人情不能恰好,祸患不可苟免。”(这几句话是晦堂和尚说的,自己搞错了,向大家道歉)是指导自己日常生活的标准。他还当过四祖寺的方丈,而且《禅门锻炼说》这本书就是在四祖寺这个地方写出来的。

想着祖师当年在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上,锻炼人才,著书立说。一样的气候;一样的环境;一样的山;一样的水;一样的风;一样的……所以,种种的方式也一样适用于我们现代的人,我们生活在四祖寺的人,怎么能不好好地去实践祖师的教法?同样的方式一样能开悟我们现在这一代人。

从记载上来看,晦山戒显祖师在入住四祖寺的时候,自己非常熟悉的毗卢塔还大放光明。所以,自己常常跑到塔前,想像当时放光的情景,想着祖师们的事迹。同样的天空下,几百年前祖师们也是在这个地方,做着现在自己所做的事情,他们已经成就,等待着、期望着我们成就。

再抬头看看天边的月亮,正是这一轮明月,它也曾经照过祖师,今天自己有幸,能在这同样的环境,同样的这轮明月下,在祖师曾经用功办道的地方,重走着祖师们走过的道路,真是三生有幸。所以,一定要好好用功,才能报答祖师们的深恩。

 

 

附录:

《禅门锻炼说跋》

余实见晚近禅门,死守成规,不谙烹锻。每致真宗寂寥,法流断绝。万不获已,立为新法,且作死马医。若论本分一著,言前荐得,犹为滞壳迷封;句下精通,已是触途狂见。悟即不无,争奈落在第二头。汲汲乎讲钳锤,论锻炼,岂非头上安头梦中说梦!弄泥团汉,将来认为实法,不知通变,带累山僧生陷铁围矣!耽源圆相,倘遇仰山一火焚之,山僧合掌云:作家作家,是真能善用孙武子,而不为赵括谈兵矣。果有此人,殆所额望之也。

 

晦山叟复书于黄梅四祖方丈

 

 

传临济正宗第三十代恢法云居

继住灵隐晦山显老和尚塔铭

前进士第奉直大夫吏部稽勋、清吏

司员外郎,两充浙江,福建乡试同参

试官补堂居士,柴寻法弟文德翼拜撰

继住云门嗣法门人元鹏稽首书并篆额

万历昌启间,佛法始盛于吴越,沿至今兹而遍天下,六诏三韩,莫不被焉。临济一宗,自杨歧而下,天童悟、三峰藏、径山礼,三世其著焉者也。礼有师子戒显,名尤振云。显字愿云,号晦山,太仓州太原望族周修公季子,母管,好楼居而生师。师性敏异,绝怜爱之,九岁方入里塾,又十年方入州庠,名瀚,字原逵,文章为一时祭酒,东南传效焉。然师在塾时,隔壁闻大悲咒即成诵,舅氏习天台教,阅至圆教者即心也,辄有省,虽强之婚,兴念生死至切,见语风信、瑞光彻,于彻最久参承。抵天童悟,悟授大戒,起名通晓,将持水除草矣,家人迹至勒归。无何父卒,妻亦亡,有劝其为宗祀计者,爰作罢庵诗百四十首自誓谢绝之。犹再就试不偶,更值京师贼陷,帝后殉社稷,师大悲愤,约同学某翰林逃去,某不果,遂独持衣冠书册,辞拜先师文庙曰:“瀚虽不弟,不为罗昭谏,终为饶德操耳。”走金陵华山,依昧律师圆顶受具,年三十有五矣。旋侍昧于三塔,辅苍雪于上方,平阳("文"下+"心")、古南门、天界盛,皆耆旧也,招,师俱不往,至高邮地藏见礼和尚,令看云门扇子话,四旬不得入处。一日入室,有僧字赤子,礼问:“如何是赤子之心?”曰:“敲砖打瓦。”“如何是赤子之用?”曰:“着衣吃饭。”曰:“云门扇子(路-各+"勃-力")跳上三十三天声!”僧无语。令理前问,礼作小儿声乌(因-大+力)_乌(因-大+力),师闻豁然大悟,如铁壁洞开,千门万户,映摄光明,礼验以高峰枕子、德山托钵淆讹公案,无不牛解犀照,礼乃上堂曰:“有个大阐提人,眼赤赫地,(扌+卷)拳捋臂,天竺种族,释迦老子二千年已前预为证据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时,云门扇子(路-各+"勃-力")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无梦无想,恁么大用现前,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师喝曰:“这老汉错与人下注脚。”礼便下座。后应海藏请,复随礼赴灵隐,旋首众佛日,礼乃付衣拂,授师偈曰:“鹫岭一花开五叶,神州紫气霭三峰,灯灯续焰交光处,虎角新生佛日红。”辞去,游匡庐,慕慧远白社,憩归宗,复坐夏五老。邓元昭太史、徐伯羽太守过访,欲构青莲居之,而云居请疏至矣。师喜天上云居,至则率众耕作,殿堂厨库,一时顿新,锻炼得人,于兹唯胜。过寒溪,复赴安国,主荐福,又受四祖,休汉上兰若,更住护国,历广长,迁疏山,入粤礼曹溪,游青原。甫归四祖,杭州绅士且虚灵隐以迎。灵隐实礼和尚重建也,师为成之,岁俭人庞,心力俱殚,住持五载,挝鼓以辞,还居佛日一旬,即示圆寂。盖师交院天衣乾庵和尚时,作偈曰:“老来住院已知非,六十三年一梦归,接得天衣来鹫岭,自投黄鹤魈煲隆!眪ho    天衣怀至佛日便入寂,盖已先知之矣。师霭霭如春和,淡若秋素,而人情佛法,则毅然斩然,须断尽命根,不留一线,乃为证明。只若寒岩枯木,无为无事人,尚不之许也,故广大为室,高峻为门,衲子莫不奔走云。师居欧阜,以临济三种根器语,用圆悟、大慧作略,稍加变通,凡就槌拂者,无论性根迟敏,莫不皆随有入,故得人居多,自崇宁、绍圣后,纲宗旨趣,发宣殆尽,师之一见也。至戒律精严,修行勤苦,近古以来,所未尝有。工于翰墨,求者如林,游戏慈悲,在在有之。

师生万历庚戌(1610)七月一日戌时,告寂康熙闰七月(1672)十七日辰时,世寿如此。方至云居,钟自鸣者三昼夜,夜有白光。四祖时,毗卢塔亦涌光。灵隐六十初度时,殿堂林泉,莫不□大光,非偶然者。嗣法弟子二十有六人,嗣律弟子有二人,共二十有八人。遵遗命以全身迎塔于云居常住外青龙窝钵盂山,邻弘觉道膺禅师塔后,即师自卜也。弟子德翼于师为同学旧友,方外至交;云居燕公等真龙象嗣子,传师末命,嘱铭其塔。呜呼!余虽非大年、天觉手笔,其忍辞哉。


TAG: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售前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