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常见问题| 繁體中文

禅修不能住境界

昨天写了日记《观心用功不容易》,写了与人讨论使用观心用功的问题。因为自己对观心用功不了解,而很多人描述自己使用观心用功的方式又与自己不用功或者是无记的状态很类似。所以,自己总劝他们使用别的可以缘念的用功方式来做功夫。

因为,我们用功这么长时间了,一般都是用功多年,腿子也不会疼,并且功夫有一定的基础了。如果让自己的功夫停滞不前在无记或者说是不明确状态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尽管打坐用功之后身体也很好,人的精神面貌也非常好,很让人羡慕,但是毕竟不是我们刻苦禅修的目的啊。

而且存在不明确的状态就更加可怕了。因为要是真的堕落到无记的状态,不但开悟没有希望,就连人道都保不住。就算你认为是在一个很好的境界里面,但这样最好的情况下也没有开悟的机会,因为开悟是要在定与定的境界转换之中才有可能发生的。

而且根据我自己的经验,这很可能就是堕落到无记状态里面去了。因为我自己就有因为身体极度疲劳,又不能睡觉,又要上座打坐的时候。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只好上座以后不用功,闭上眼睛,用一点点的精力把身体摆正就可以了,实际上是堕落到无记甚至睡觉状态。

在别人看来还以为是在座上用功,看不出来是在睡觉。但是实际上是堕落在无记甚至是在睡觉的状态中。这样做法的特点是身体疲劳会很快过去,别人还以为是功夫好,还在羡慕自己。而自己在下座后也感觉神清气爽,恢复了精力,时间还过得特别快。

但是自己很清楚自己刚才实际上是处于无记甚至睡觉状态了,根本没有用功。时间再长下去的话,往往可能会睡着(今年的正月初一早上就睡着了,因为自己发现自己打呼噜了)。这是自己因为身体疲劳而有意让自己处于无记不用功的状态,算是识得莫为怨。

更加可怕的是自己有很多时候是不知道自己处于无记状态。因为很多时候会发现一支香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座上的情况自己却稀里糊涂。尽管下座后也神清气爽的,精神很好。但好好睡一觉醒来以后也是这样的啊。所以,自己常常对处于这种状态的时候会感觉很内疚。

而这种情况与使用“观心”的用功方式用功人,所描绘的用功情况非常类似,结果也差不多。自己感觉对外界也是非常清楚而且神清气爽,时间很快过去。但是下座后再好好反观一下刚才的状态,就会发现有一些时间没有记忆。很显然,这段时间自己堕落到无记中去了,自己是不知道的。

所以当自己发现刚才那支香感觉时间很快就过去的时候,往往要反观一下刚才自己的用功状态,看看疑情是不是还有?重不重等等?结果很遗憾,有很多时候是自己的功夫丢失了。对治的办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自己的功夫抓紧(更专注)点;让功夫(疑情)更清晰一些。

这样用功当然会更加吃力,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想更好地用功只有这么办了。因为做功夫绝不能堕落到无记中去。堕落到无记中去别说开悟了,就连人道都难保证,何况开悟。就算最好最好的情况你是处于某个定境,但是总住在一个境界里面也不可取。

何况禅修也不是修定,修定是不能开悟。因为开悟是在两个定之间入出才有机会发生的,住在一个境界里面不动是没有机会开悟的。佛陀苦修六年定力,达到了非想非非想定也没有能开悟。最后是在菩提树下不断地在四禅八定中来回地出入,最后机缘成熟睹明星而得以开悟。

所以,我们做功夫时,不要让自己处于一个境界不动。因为这是危险的处境,不要堕落到无记自己还不知道,那就惨大了。当然这只是自己用功的感受,并不是反对大家使用观心的方式来用功。尤其是刚开始用功的人,这种方式很容易让自己的功夫上路,有他的好处。

自己在这里提出来,只是想提醒用这种方式做功夫的人,在做功夫时间长了以后,有时间可以观察一下自己用功的情况,不要掉进冷水泡石头的状态。因为观心这一法门如果对我们现代的人还很好用的话,那么宋代的祖师就没有必要提出话头禅等等这么辛苦的用功方式。

他们提出新的用功方式也是因为当时的人根基差了,用观心的用功方式有问题了,才不得已提出新的用功方式的。我们如果自认为自己的根基比他们好那就另当别论了。当然能与自己交流很多是出了问题才找到我的,而我自己对观心用功方式也不了解,也找不到明确的参考资料。

 

 

下载地址
售前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