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常见问题| 繁體中文

扑火记

2008年2月17日,午睡一起来穿好衣服准备参加拜《药师忏》,忽然明基法师说传法洞那边着火了,要我带几个人去救火。赶紧回到寮房换了衣服带了手套就去找人,可是发现除了参加拜忏的人,庙里面已经没有壮劳力了。没有犹豫自己一个人就往传法洞跑。

在山下就能看到山上浓烟滚滚,过了毗卢塔就能看到火场了。传法洞的尼师们正带着信众、游客等与大火奋战。毫不犹豫地爬到火场前,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一起传水、传土。虽然离火舌还有十几米远,也能感受到强劲的高温扑面而来。心里不禁想:前面的人是什么样了?他们能坚持下来吗?

我从没有这么接近过山林大火,更没有灭火的经验。看着火舌不断前进,而我们却一步一步地后退,心里很是着急,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好的是心里有着百丈禅师的教诲:“遇险以不乱为定力!”,就一边传着水、土,一边思考。发现这样子和火头较量不是办法,就离开队伍从侧面下到着火的地方观察。

下去后发现下面也有两人,是附近的山民,他们拿着树枝正在消灭蔓延开来的火苗。自己马上做出决定,叫上几个行者一起下来,加入山民的行列,拿起树枝扑火。

我要求几个行者先要保护好自己,如果火势向自己烧来的时候一定要迎着风跑,或者向山下滑,或者向没有干树和干草的和有石头的方向跑。千万不要向火势烧去的方向(也就是自己的后方)跑,这样我们人是跑不过火头的。

一开始我们还有力气抡起树枝打火苗,后来累的连抡树枝的力气也没有了。看见有的行者用烧秃了树枝在火苗上乱扫。这样能够把火苗熄灭,但是火星会被扫到其它没有火的地方。后来我就教他们用树枝把火苗拨到已经烧过的地方,这样让它再烧一会儿就因为没有可烧的东西而熄灭了。最重要的是这样我们可以用最少的力气扑灭火苗。

在火势大的时候我们就休息,火势小的时候就用刚才的方法扑灭它。手上的树枝换了也不知道几根了,后来干脆找根拖把棍,又能当拐杖,又能扑火。这样正面的火头就被我们慢慢扑灭了。

当我们累得筋疲力尽的时候(三、四个小时后),发现庙里的大部队来了,他们也正在和一处火头奋战,拿出我们的经验,带人从下面包抄过去,才十几分钟就把传法洞前面的火苗扑灭了。

这时发现又饿又累,实在是不想动了。他们上山的时候带来了馒头和水。真的是雪中送碳,我从来没有发现过馒头是如此的香甜。因为想着还有其他人,也没敢多吃,喝了一瓶水后跟着大家向传法洞后山走。

路上就能听见后山着火的声音,可想而知这边的火势非同小可。公路上边已经被烧光了,下面几百米远处可以看到蔓延过来的火苗。大家都在公路上看着,不知道如何下手。也没有人指挥,好像是在等着火烧上来。希望不要烧过公路,但公路上边已经烧过没有可烧的了啊!

休息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动作,自己就叫年轻有力气的人跟自己来。当然一边走一边教他们怎么逃命。然后我们就向山下滑去,还是老样子从火势的后头扑火,断掉火头的后势。看着好像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我们走了快半个小时才到有火苗的地方。这回主要是不让火势蔓延,所以就留一部分人从侧面扑灭火头,一部分人下到最下面灭火,解除从侧面灭火的人的后顾之忧。

天黑的时候,山上的火苗基本扑灭了,招呼大家向公路上集合回庙。沿路把剩下的火星踩灭,有棵树上还在冒火星,只好叫人爬上去灭除。因为大家都累得筋疲力尽,实在是爬不动树了,只能踩在别人的肩膀爬。回到庙里面后,大家都快不认识彼此了,因为大家都是黑脸、黑衣服,只能从身材看出谁是谁。

自己也是累得不想说话了,也不洗就到斋堂狠狠地吃了一气。听到身边的人在互相取笑,每一个人都是大花脸,实在是笑不出来了。吃完饭,回到寮房简单洗了一下就睡了。

这次救火是自己第一次扑救山林大火。事后发现扑火时最关键的是不能乱,要有个指挥的人。只是要组织好、应用好,众人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在与火势周旋的时候,使用一些技巧是很有必要的,这样既省力也有效果。事后有人问我感受如何的时候,我脱口而出:“救火也是蛮好玩的”。只要有体力,有个好的指挥,山林大火并非是很可怕的事情,当然希望这样的事情没有才好。

 

 

 


TAG: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售前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